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回欲望迷人眼
    楚云卿不知道。

     他撩起窗帘向外探之时,藏于袖中的一块令牌也不留痕迹地掉了出来。

     然后马上缩了回来,身子坐正,用他独有的轻蔑眼神笑看着心心。

     紧接着,就是他近似邪魅不羁的声音在车厢内回响:“一只种猪,有什么可怕的?”

     车里坐着的两人就这样用好像看着异国生物一样的眼光,看着笑的云淡风轻中又透着些狼性的楚云卿。

     马车已停稳。

     班恒撩开车帘,正准备请楚云卿和煊下车时,便听见车厢内传出心心愤怒的一声吼:“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到底是江湖人,错愕不过弹指间,班恒马上冲入车厢,出手拦住了准备对楚云卿下死手的心心。

     “你这是做什么?别忘了,教主吩咐过,让我们带的是两个活人!”

     依照班恒对心心的了解,她是整个白莲教对教主最为忠心的人,教主的吩咐就宛如天神的旨意,她从来不曾违抗过。

     所以班恒实在想不通,心心为何会突然变得失常。

     他想不通,那是因为他是以一个四十岁过来人的眼光来看待事物,他已忘了一个十七八的孩子绝没有四十岁人的稳重老成。

     ——所以班恒能忍受得了楚云卿的言语相激,心心却忍受不了。

     心心只恨不得将楚云卿大卸八块,来泄心头之恨。

     这一刻她已忘了,如果她真的杀了楚云卿,那就真坏了她家教主的大事。

     “别冲动!”

     “你给老娘闭上臭嘴!”

     心心最喜欢用暗器,又快、又准、又狠的暗器。

     只因这种武器非但能杀人于无形,也不会伤了她这双纤纤擢素手。

     说话间,她手上已多了一个银制的机簧匣子,那里面装的是一种杀伤力很大的暗器——暴雨梨花针!

     此暗器“出必见血”,发射之时,共二十七枚银针激射而出,届时楚云卿不管反应再怎么迅捷,也会被打成筛子。

     可班恒怎么可能放任她用暴雨梨花针对付楚云卿?

     于是心心怒吼道:“混账!让开!”

     现在的大多数年轻人,看待事物、处理事情比较轻浮、狂妄,不会深思熟虑,总是想当然,自以为是。

     这就是年少轻狂。

     这样的人,非但张扬狂妄,还很小心眼,你稍微言语相激,哪怕只是正确的劝导,也绝对会触及他自己设置的底线,然后与你唇舌相辩,甚至刀剑相争。

     可他们往往不觉得自己有错,还固执己见,认为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所以根本听不进别人给他们所授的经验与道理。

     他们总在强调别人应该像尊重贤者那样尊重他们,可他们却忘记,在要别人尊重你之前,你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

     他们自诩聪明,却不知在真正聪明人的眼中,他们根本就是还没有断奶的孩子,一个未开化的蠢蛋。

     这样的人,如果不改改自身的臭毛病,只会被社会这个大漩涡吞噬,然后淘汰,这辈子绝对成不了事。

     如果你在一个岁数很大的人身上看到了这些影子,那么就说明他年轻的时候绝对是这样一个人,并且这样生存至今,已根深蒂固。

     因为狗,是绝对改不了□□的。

     所以你若不想被人当成一个未断奶的孩子,一个还未开化的蠢蛋,就莫要骄纵自己,要学会忍耐,让自己变得老成持重。

     就像能忍受侮辱还不报复的韩信。

     这样别人才会真正打心眼里佩服你,敬重你。

     心心这一刻已然忘了教主的吩咐,班恒却不敢忘。

     只因他已断奶了三十九年,早已不是一个不管不顾的蠢蛋。

     他这一拦,虽没消减心心的怒气,却成功制止了心心发射机簧的动作。

     心心咬着牙,狠狠道:“他刚刚侮辱教主,侮辱教主的人,都得死!”

     班恒叹了口气,道:“可我刚刚也告诉过你,他激怒你,为的就是要擒住你。”

     心心拂开他的手,道:“我没那么容易受人牵制!”

     班恒就又叹了口气:“也许平常是不会的,但此时你已失去了冷静,我既然都能轻松抓住你,那么楚云卿必定也能。”

     暴雨梨花针当然没有弱点,有弱点的是心心。

     他叹口气,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递到心心面前,接着道:“其实想让一个人闭上嘴巴,并不只有杀死他这一个办法。”

     这话提醒了心心,她接过匕首,慢慢靠近楚云卿,笑的无限恶毒。

     楚云卿也在笑,依旧是该死的云淡风轻,倏地,他的下巴便被心心用力捏住,抬起。

     班恒这时又发声:“……你这又是干什么?”

     “自然是要割掉他的舌头!”心心愤声。

     断了舌头既阻止了他的发声,又要不了他的命,多么两全其美的法子!

     可心心高抬的手又被班恒握住!

     “我给你匕首,只不过是想让你割下一小条袖子上的布,好去堵住他的嘴。你若真割了他的舌头,教主还怎么问他话?”

     楚云卿便放声大笑,就快笑成了一个虾米。他一边抹着眼角的泪花,一边说道:“这小姑娘年纪轻轻便这般恶毒,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

     说完他便重重叹了口气,无限扼腕叹息。

     心心的脸上已全无血色,楚云卿无心的一句话,却似乎是戳到了她心中的痛处。

     班恒只好在心心彻底发飙前,抢过匕首割断自己的袖子,然后去堵楚云卿的嘴。

     嘴巴在被堵住的前一刻,楚云卿依旧用气人的口吻道:“嗯,这便对了,千万不要用这小姑娘的衣服来堵我的嘴,这种人,只怕是全身都有毒的。”

     万景山庄。

     震撼,辉煌,美丽。

     在阳光下,它看起来就像是帝王所住的宫殿一样。

     这里一直是令年轻的武林侠士羡慕的一处地方。

     万景山庄的每一代主人都是正义的化身,备受武林同道们的尊敬。

     这一代主人万景明更是人人都会对其竖起大拇指的大英雄,大侠客。

     似乎是受主人的影响,就连那牌匾上的四个大字都有了矜贵之气,阳光这么一照,更是光华夺目。

     楚云卿立于长长的台阶下,仰首望着那块匾上题的四个古雅字:“万景山庄”。

     他的心已凉了下去,方才不羁的模样彻底的消失。

     在他的心中,已有了两个设想,他只能祈祷两个设想都不要发生!

     可老天爷偏偏不让他如愿,当班恒和心心带着他们跨入庄院,进入前厅,看见万景明坐在宾主的位子上微笑着注视着他,他便放弃了心里挣扎着的最后一点希望。

     为什么,偏偏是最坏的那个设想?

     心心已恢复成甜甜的笑容,走到万景明跟前盈盈一拜,柔声道:“教主,贵客已请到。”

     万景明的脸上忽然全无表情,连微笑都已消失。

     班恒便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一颗心开始往下沉。

     心心跟了万景明这么久,当然也很会揣摩主人的心思,所以她此刻也低下了头,等着挨训。

     万景明站起来,走到楚云卿面前,取下塞在他嘴里的破布,道:“我的属下做事向来没个规矩,倒让尊客受委屈了。”

     然后扭头,道:“还不给尊客赔礼道歉?”

     心心虽不愿,却也不敢抗命,只好噘着嘴说了句:“多有得罪。”

     班恒抱了抱拳,赔礼道:“方才不得已,望少侠不要怪罪。”

     万景明点了点头,面上这才恢复些笑容:“记住,下不为例。”

     那二人齐齐回了声是。

     嘴已重获自由,楚云卿却表现得异常安静,他从进来时就一直凝视着万景明,凝视了好久。

     万景明依旧满面笑容,此时的他还是那个备受武林同道敬仰的万景山庄庄主,多年涵养非年少轻狂的毛头小子可比。他虽心里奇怪楚云卿怎么一直沉默,表面却不动声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是听见楚云卿轻轻叹了一口气:“佛语云:‘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这教主换做别人,我倒不奇怪,万庄主在武林中的地位本不低,家中更是钟鸣鼎食,席丰履厚,既已名利双归,我实在想不出,你暗中成立白莲教,坑害百姓是何企图。”

     万景明道:“你想不出?”

     “实在想不出。”

     万景明道:“你应该能想到的,人的*,是永远也填不满的东西呢……”

     他笑了笑,看向宽敞的庭院,脑海便浮现出万景山庄浩瀚、辉煌的全景图。

     “人人羡煞我万景山庄,岂不知最早的最早,这里也不过是个几丈大的简房而已。历代庄主呕心沥血,才成就了今天的万景山庄!”

     耸立在群林之间,宛如巍峨的泰山般,是那么瑰丽,那么庄严,它的美丽,几乎接近神话中的殿堂。

     “现在这里一共有九重院落,经历了两百一十二年,才总算让这地方看起来略具规模。”

     万景明是个说话很保守的人,其实万景山庄又何止略具规模,它简直堪比皇帝居住的皇宫。

     人的*是填不满的,名望,地位,家业,当这些都拥有后,就又开始渴求别的东西。

     万景明笑了笑,道:“万家的子孙总是鞭策自己,要获得比祖辈更高的成就,到了我这代,也是这种心情呢。”

     楚云卿道:“哈!所以当不成武林盟主的你,就弄了个白莲教,自封个教主当当?”

     万景明沉吟片刻,道:“……说来,在坎儿村的时候,好像被你发现了不少机密事呢。”

     楚云卿也微笑,“所以万庄主……哦不,是万教主要杀我灭口么?”

     万景明便轻轻叹息了一声,“虽然我成名已久,但其实对人了解得并不多。我只知道,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你的敌人,一种是你的朋友。朋友自然是什么话都好说,敌人嘛……”

     他刻意盯着楚云卿的脸瞧。

     “……这样说,我若是不加入你们,你自然是不肯让我活着回去的。”

     万景明微笑着,道:“如果少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万某自然是求之不得。可如果你执意要做我们的敌人……”

     他忽然变了脸色,一双眼也如鹰眼一般锐利了起来:“身为前辈,我会保证妥善处理你的后事,想葬在哪里,你尽管开口。”

     心心和班恒也拿起了兵器,随时准备出手。

     三打一,哦,不对,三打一加我方一个残,这里可不是巨鹿,他楚云卿可上演不了以少胜多的戏码。

     于是,他问道:“……那当如何成为你的朋友?”

     万景明依旧笑若春风,他的笑容动人,说的话更动人:“当然是要向我证明你的诚意。”

     “怎样才能证明我有诚意?”

     “弃官抛印,然后再杀掉陵州州牧和乐陵王,只要你提着他们二位的头来见我,自然可表你诚心。”

     丢弃官印,杀害官吏,从此便和朝廷为敌,而一直盯着白莲教不放的乐陵王一伙也就此消灭,可真是好计。

     楚云卿哈哈大笑,万景明瞧着他,冷冷道:“当然,你可以反抗。”

     笑声渐止,楚云卿双臂一摊,“我不反抗。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心心狠戾一笑,身形微动,却又被万景明拦住。

     “……就算是为了你自己活命,你也不愿去杀同朝官吏?”

     “不愿。”

     “你真不怕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

     “好!好!果然是条汉子。”突然抬起头,提高声音道,“来人!”

     两名青衫壮汉应声而入,在万景明的手势下,一个拽起楚云卿,一个拽起煊,往门口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