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回家人
    石室门前赫然出现几个人影,巡逻兵执剑列成一排,将大门彻底堵死,而为首的两人,一位是纪圣使,而更前面一位,则是方才跟他们一起同甘共苦、搬运领赏的那人。

     那人依旧穿着一件破布衫,与方才看着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他给楚云卿的感觉已经不像是个憨厚老实的人。

     倒像条毒蛇!

     楚云卿现在已经看出,这人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位阶很低的教徒。

     他只恨,自己怎么没早一点看出来。

     肩上煊的虚汗已浸湿他的衣衫,呼吸也越来越微弱。

     楚云卿先是侧头看了煊一眼,然后又狠狠瞪向了那人,厉声道:“解药呢?”

     那人笑道:“你若肯跪下来,我兴许会告诉你。”

     其他人也跟着嘲讽似的笑了。

     楚云卿忽然也笑了,大笑。

     白莲教的人便看着灯光里的楚云卿,明一半暗一半的脸,冷得让他们发畏。

     那人便再也笑不出,其他人更是笑不出。

     如果那人现在仿若毒蛇,那么站在他面前的楚云卿,就像一头正欲振翅捕食的雄鹰!

     楚云卿慢慢放下煊,扶他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然后看定那人,道:“二爷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么?”

     他人还在说话的时候,身形已经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楚云卿已距离他们还剩三尺的距离。

     若非楚云卿也中了微毒,凭他的速度,想必现在已经扼住了那人的脖子。

     巡逻兵终于反应过来,举剑,齐齐迎向了楚云卿。

     纪圣使也反应了过来,他大叫道:“快!保护坛主!”

     然后他自己就连滚带爬地往后躲了躲,他虽口口声声说要他们保护坛主,但心里却想着最好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最后统统丢掉性命。

     这样他就能很快继任分坛主之职。

     “呵,就凭你们?”

     话音未落,身形已动,出手如风。

     分坛主只觉眼前掠过一道黑影,等他再细看的时候,那五人已变成了五俱死尸,他们前后断气的时间不过相差分毫。

     而楚云卿的手里已多了一柄剑,一柄本该属于这五人其中一人的剑。

     原来这五人中最快的一人准备用剑刺入楚云卿的腹部时,楚云卿已先他一步挥拳打扁了他的脸。

     这人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手中的剑已被楚云卿夺了去,一剑刺出,贯穿了两个刚好站成一列的人的心房。

     剑迅速拔出的一瞬,那两人也向后倒下,刚好阻碍了最后两人的路数,就在他们变幻剑招时,楚云卿一剑刺入一人咽喉,一手击向另一人的心口。

     小看敌人的结果就是死。

     所以这五人见了阎王一点也不冤。

     剑尖血迹未干,一滴一滴落入地板,绽开殷红绚丽的血之花。

     分坛主已经吓呆了,一双腿已经不自禁发颤。

     他在入教前也是个江湖人,杀几个人对江湖人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但他还是被吓呆了。

     杀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楚云卿杀人的方法——冷静,迅速,准确。

     分坛主从未想到世上除了无情剑之外,竟然还存在着这么样一个怪物。

     楚云卿纵然不是无情剑,但面上已有几分无情剑的风采了。

     这一刻,他已无情。

     剑尖已抵住分坛主的咽喉。

     “解药。”

     分坛主慌恐着道:“在……在这……”他发颤的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药瓶,交出。

     楚云卿扔掉剑,接过药瓶,然后一拳重重击在分坛主前胸,他“哇”地一声向后栽倒,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楚云卿没杀他,留着他的命还有用。

     煊已没了意识,牙关也已咬紧,楚云卿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的牙齿撬开一点点,留出一条缝。

     药直接灌,灌不进去。

     楚云卿便将一瓶药倒入他嘴里,然后手指托住煊的下颚微抬,将唇贴了上去。

     药汁便由楚云卿用舌慢慢推入煊的口中,他的手指再一挟一托,药便入了腹。

     那厢纪圣使想悄悄溜走,忽然感觉一双比刀锋还冷的眼睛在盯着他!

     紧接着,原本在楚云卿手中的药瓶便自他眼前掠过,撞击在墙壁上裂了个粉碎。

     纪圣使已呆住,再不敢动。

     就在这时,黑暗的石梯上忽然传来银铃般的娇笑:“想不到大哥哥非但人长得俊,身手也这么俊,以后谁要是能嫁给你,那可真是好福气。”

     声音如黄莺出谷,冲散些许满布在房间内的寒冷之意。

     一个很娇媚的年轻少女款步走下台阶,笑嘻嘻地从黑暗中走出,迎着灯光,站在了大门处。

     灯光照在她白嫩嫩的脸蛋上,看起来就像是春天盛开的花朵。

     这样一个小姑娘,就算是女人看了,也忍不住要动心的。

     可纪圣使和分坛主非但没动心,看见她就仿佛像看见鬼一样。

     索命的厉鬼!

     楚云卿道:“想不到这白莲教真能盛开出一朵白莲花来。”

     这小姑娘盈盈道:“大哥哥嘴可真甜。我们教中一直有一朵幽雅清莲的,只可惜那不是我,而是我们圣女。”

     她笑看着楚云卿,“大哥哥若是能见到我们圣女,那才叫真真见识了什么是一朵白莲花。”

     她顿了顿,又道:“只可惜,我们圣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

     楚云卿叹道:“可惜呀可惜。”

     小姑娘笑道:“可惜什么?因为见不着我们圣女?”

     楚云卿道:“我在可惜你。”

     这小姑娘睁大了眼,不解道:“可惜我?”

     楚云卿就又叹了口气,道:“可惜这样一个漂亮可人的小姑娘,竟然和这些禽兽是一路人。”

     小姑娘道:“禽兽?你是说他们?”她眼睛珠子转了转,“我懂了,一定是他们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哥哥。”

     她忽然走到分坛主跟前,垂首瞧他,冷冷道:“该死的东西,教主的脸面和教会的声誉都被你给丢尽了。”

     这话还未说完,她已出手,手里多了一根细长银针,就这样冲着分坛主的头顶狠狠刺下!

     然后便是纪圣使,她手里的银针刚一拔出,便马上对着纪圣使的咽喉甩了出去。

     楚云卿怔住,他没想到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手段竟然如此狠戾!他已来不及救下分坛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倒下,死亡。

     楚云卿倒吸一口凉气:“倒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果真不假。”

     小姑娘嫣然道:“你在可怜他们?可是你刚刚还说他们是禽兽,而我也不过是在清理门户。”

     她拍了拍手,黑暗中又出现几个大汉,楚云卿警惕着,可那些大汉的目标却是那三箱银子。

     银子当然不能一直放在这里的,当然要抬走。

     小姑娘盈盈一拜,道:“教主有请二位,马车已备好,请移步,随我来。”

     人算不如天算,楚云卿本想偷偷跟着纪圣使前往分坛据点,结果现在却被人家主动请了过去。

     八匹马拉的马车,车内及其奢华,楚云卿这辈子也没有这么风光过。

     马车刚走出坎儿村不远,坎儿村就被一场大火吞噬。

     带不走的,当然只有烧毁才最最安全。

     浓烟滚滚,火光漫天,即便行出好几里还是可以观见,一个村子就这样永远从地图版块上消失了。

     现在楚云卿总算是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乐陵王的心情,这白莲教的行径比起禽兽还不如,禽兽还尚有不敢为之事,而这白莲教,还有什么事是他们不敢做的?

     楚云卿尽量压制自内心源源腾起的愤怒,让自己不要出手杀了这个小姑娘,还有车外赶车的那个男人。

     而且现在更让楚云卿在意的,是煊的情况。

     他人还昏睡着,但脉象已稳定了许多。

     他二人并没有被缚,因为小姑娘知道,楚云卿绝不会出手杀了她的。

     小姑娘的目光一直盯在煊苍白的脸上,盯了好久,才从怀里取出一瓶药,道:“把这个喂给他喝,他才会醒转。”

     楚云卿却没有接过药瓶,而是冷冷瞧着她。

     小姑娘便叹气道:“我若想杀他,本有很多其它法子的,根本不至于用这么笨的方法来毒死他。”

     她又笑了笑,道:“而且教主已特别交代,务必请到二位的活人,而不是两具死尸。”

     所以当楚云卿和煊知道了石室下的秘密后,还是没被这小姑娘灭口。

     药已下腹,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煊渐渐醒转,眼帘缓缓张开。

     看到楚云卿平安,煊先是松口气,然后这才发现了他们是在马车里,才看见还有一个陌生的少女。

     “二爷,她是……?”

     小姑娘抢着道:“我叫心心,奉我家教主之命,请二位公子到教中做客。”

     煊怔住,完全理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楚云卿道:“你觉得怎样了?”

     煊虚弱着道:“已好了很多……”

     心心道:“当然好很多了,这解药可是我们教主亲手调的。”

     每当说起他们教主时,心心的脸上总是比平时还要温柔许多。

     煊忽然想起了什么,急着问道:“解药,你还有没有?”

     心心道:“药可不能当饭吃,你还上瘾了不成?”

     煊道:“给二爷,快!”

     楚云卿也中了毒,而且到现在还没解。

     心心怔了怔,然后才将药瓶递给了楚云卿。

     楚云卿恢复得自然是要比煊更快些。

     心心看着他俩,笑得更甜了,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奇怪,我从未见过像你们这样的人。”

     楚云卿道:“哦?”

     心心看着楚云卿道:“在石室下,你明明有很多逃走的机会,可你却没有逃走,而是一直守着这个拖油瓶的他。”

     心心又看向煊,接着道:“还有你,你中的毒比他深多了,可你醒来却不关心自己的身体,反而关心他。”

     她摇摇头:“我从未见过像你们这样的。”

     楚云卿道:“我没有弃下他不顾,你很难理解么?”

     心心道:“嗯。”

     楚云卿道:“很简单,我不会丢弃自己的家人,选择一个人逃命。”

     抛弃家人独自求生者,与牲畜无异。

     心心不能理解,自记事起她便已没有了家人,所以她理解不了楚云卿的行为,更理解不了“家人”这种情义的伟大。

     白莲教虽然是她现在的家,但是她的教主并不是她的家人。

     因为教主养着她,只不过是把她当成一条狗。

     走狗。

     那么狗,是不是牲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