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回悠悠白莲
    ——我反对。

     这话说得太过决绝毅然,倒让楚云卿一时错愕。

     拿着酒杯的手就这么僵在空中,引来煊和元青关注的视线。

     楚云卿试探着问道:“莫非红大爷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

     乐陵王徐徐道:“你一定是想说,跟着这位白莲教的圣使摸到他们的分坛据点,然后趁其不备将之一网打尽,是也不是?”

     楚云卿道:“是。”

     这位纪圣使的出现真可谓是天意使然,他一定会去往分坛据点的,那么只要跟在他后面就行了。

     这个法子既简单,又有效。

     乐陵王却道:“可是你莫要忘了,我们现在‘弱,幼,病,残’里,便已占了两项。你难道要拉着你的侄子一起涉险么?”

     煊眨眨眼,“弱”——这是在指他?

     当然,他没有把这话问出来。

     楚云卿道:“我们自然不必所有人都去,只要……”

     乐陵王倏然打断他,沉声道:“只要什么?……你知不知道那分坛据点有多少教众?莫非你真以为,这些个三教九流之辈半点功夫都不会么?”

     乐陵王顿了顿,厉声道:“我不许你孤身涉险!”

     楚云卿闭上了嘴。

     既然说不通,那他唯有闭上嘴。他总不能去拂乐陵王的意。

     可自心底又油然而生一股暖流,很快流遍他全身。

     这股暖流便是感动,便是知恩。

     所以楚云卿觉得,为了乐陵王,即便这条命真葬送了,也无所谓了。

     而且,他不光是为了乐陵王,也是为了楚家。

     楚家乃将门出世,几代为武襄家效忠,到了他和他大哥这一代,却不为当今天子重视,所以楚云卿必须要做些什么,来光耀楚家门楣,重树属于楚家的荣耀。

     ——连同他大哥的份儿。

     乐陵王叹了口气,道:“我懂你心意,也明白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但是倘若存在一点不确定因素,我都不能让你去冒险。我已说过,我早已派人摸清他们的据点,一切都等回陵州再说,我自有安排。”

     从大局上讲,乐陵王的做法是正确的。

     但若就这样乖乖听话,放过这个机会,那就不是楚云卿了。

     元青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刚一安排好住宿,元青便等在了门口。

     他知道二爷是一定要去的。

     门外少了暖炉,是透骨的冷,可元青依然立得笔直,仿佛没有什么能将这个男人压垮一样。

     楚云卿已除去长衫,换成一身黑色的紧身衣,他从房门走出来时吓了一跳,以为门口立了棵树。

     楚云卿怔了半晌,才对他笑道:“你这是做什么?回去,进屋去。”

     元青抿了抿唇,骨子里的倔强就全体现在了身上:“二爷,让我去。”

     楚云卿仍是挂着笑,道:“你倒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可你若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就该留下帮我照顾那一弱一小。”

     元青本想说些什么,嘴巴刚微张,却被楚云卿大手一拦,打断了他:“我不许你孤身涉险!”

     这话本是乐陵王对他说的,这还不到一个时辰,他就这么快转给别人了。

     像这般的“学以致用”,楚二少倒还真不是第一次干。

     元青无奈叹气:“二爷……”

     楚云卿道:“你那会儿也听见了,那白莲教的教众多多少少懂些武功,你应付不来的,所以给我乖乖呆在这,等我信儿就够。”

     元青迟疑着,道:“但是,二爷……”

     楚云卿忽然厉声道:“这是命令!”

     元青只有躬身苦笑,拳头抱了抱,来接受二爷的命令。

     二爷若是搬出这招,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出身行伍之人,是不能违抗上级的命令的,何况在元青心中,楚云卿的命令更是比圣旨还重,更是不能违抗,不敢违抗。

     何况楚云卿这个人,涉及到冒险的事,他都决不会让自己的兄弟上,而是由他亲力亲为。

     因为他现在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看着自己的兄弟殒掉性命。

     那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元青只好就这样看着楚云卿纵身一跃,身形远去,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野尽头。

     饭铺外,传来两声辔铃清脆的响声,看来是吃好喝好的纪圣使和那巴依老爷已骑上骡子,准备离开了。

     楚云卿也已到了马棚下,别的马匹还在吃着饲料,而他的坐骑黑鬃马却昂扬着马脖儿瞧着他,一双黑曜石般的眼亮晶晶的。

     似乎它也已经知道,依照楚云卿的脾气,是一定要追着那两个人去的。

     楚云卿微笑着,为爱骑套上马鞍,顺了顺它的毛,道:“马老弟,你果然也很懂我。”

     这世上能跟一匹马称兄道弟的,估计也就只有楚云卿了。

     马儿低鸣一声,以马族的语言回答着主人的话。

     楚云卿微笑着拍了拍它,又抬头看了对面楼上的厢房一眼。

     有雪鹰在,自然会尽心尽力保护他家王爷的周全,而元青也一定可以护好楚宁的安危。

     至于那个笨蛋嘛,只要他不嘬死,有雪鹰和元青在,他倒也不会有个什么差池。

     此行只要没有后顾之忧,他就可以放手一搏。

     套好鞍绳,楚云卿一直牵着缰绳走出去好远,才翻身上马,顺着那两匹青骡留下的蹄印追踪而去。

     以楚云卿的一身好武功,行动间自然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的,而元青更不会多嘴向乐陵王汇报楚云卿的行踪,但是马匹不同,奔马的声音,很远都能听得见。

     声音一响,乐陵王自然就会知道楚云卿违背了他的意愿,做了独行侠。

     所以他牵着马走出很远,才上马疾驰。

     跟着前面那两人进了一个树林,浓雾渐渐弥漫,很快遮蔽视野,前面那两人已放慢了速度,楚云卿也赶紧勒紧缰绳,让马儿不要跟的太近,以免暴露了行踪。

     又缓行一阵,前面二人忽然停了下来,并非是他们发现了楚云卿在跟踪,而是那纪圣使秉着教主的命令遵守原则,让那财主下了骡,黑布蒙上双眼,上了教徒一早就准备好的马车,车帘紧紧垂下,只留一个身形瘦小的男教徒坐在车辕上赶着车,又向西行了去。

     马车行出几里,楚云卿才从树后现身,拍了拍身后坐骑的头,说道:“老弟,按照来时的路回去,一定要小心。”

     他将缰绳拴在马鞍上,拍了一下马屁股,黑鬃马便乖乖调头按照原路返回了。

     天空忽然飘起了零星雪花,飘飘悠悠,将天地染上了一层圣洁。

     视野前方略微朦胧了,但楚云卿还是找准了马车远去的方向,身形攒动,脚尖蹬着一排排树干前行,衣袂迎风展动,很快就追上了那辆疾驰的马车。

     他像个蝙蝠一样掠过去,挂在了车厢后。

     马车穿过林子,很快又到了一个小部落,村口牌坊上书:坎儿村。

     马车刚一进村口,便马上有人出来接应。财主的双眼还是被黑布蒙着,在两个白衣教众的搀扶下,随着纪圣使往里走。

     坎儿村的村民全是白莲教的教徒,统一白衣加身,背后均刺着一朵栩栩如生的清雅莲花,腰际挂着的香包坠饰,也正是先前在义云府发现的那一种。

     从村落中心传来阵阵歌声:“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圣女庇佑,将免去我们的灾祸与厄运。”

     唱歌的,多半是妇孺、老人,他们双手合十,仰望着天际,仿佛这样就能窥到圣女伟岸的姿影。

     纪圣使听闻这歌声,也赶忙将双手合十,高举到头顶,冲天而拜,虔诚道:“圣女庇佑,赐我福祉,佑我合欢!”

     随行的教众也都一一照做,虔诚高声:“圣女庇佑,赐我福祉,佑我合欢!”

     倒留那财主一个人在原地茫然不适,照做,名不正言不顺,不照做,反倒显得他入教没诚意。

     好在这时纪圣使已经有了动作,停止礼拜,招呼一声,让教众带着他继续前行。

     楚云卿一直隐藏在暗处,观察着纪圣使和这些村民的一举一动,看到他们这么愚昧地相信那位虚幻的圣女能给他们带来福祉,能为他们祛除疾病,甚至能为他们带来长生不老,心底已不知叹息了多少声。

     难怪乐陵王要立誓彻底铲除白莲教,这邪教蛊惑民心,玩弄人心,实在是可恶。

     楚云卿心中的愤懑之情纪圣使自然是察觉不到,他领着两名教众和那财主穿过村落,来到尽头一间大房子前。

     门侧有个石盘,纪圣使在那石盘上拨弄了几下,大门机关解除徐徐打开,纪圣使挥挥手,那两名教徒便将财主搀扶了进去。

     里面也有个相同的石盘,纪圣使在里面的石盘上又拨弄了几下,大门又徐徐关上。

     四下已无人。

     楚云卿这才从暗处现身,身形像雨燕一样快速掠到那厚重的大门门口。

     石盘由一个九宫格组成,上面的方形石板上描绘着三种图案:太阳、月亮和星星,每种图案各有三个。

     看来如果想打开大门,必须得正确组合这些图案才行。

     然而方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楚云卿一直躲在远处,那个角度根本没有办法看到纪圣使是如何组合这些石盘上的图案方块的。

     “伤脑筋……虽然把每种组合都尝试一遍也算是个办法,但是就怕组合出错会触动一些机关,到时候被那些教徒发现就麻烦了。”楚云卿自言自语着。

     就在这时,一声声吵闹声打破了这个村落昔日的宁静,楚云卿拧了拧眉,脚尖轻点,像个蜘蛛一样挂在了房檐底下,静静观察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不多时,两个白衣教众押着一个单薄的身影走了过来。

     楚云卿看清那抹单薄的身影时,眼睛圆睁,身子更是差点就从房檐上栽了下来。

     那抹单薄如云烟的身影,不是笨蛋煊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