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回捧月沟
    元青带着四名士兵,请了一个当地经验丰富的猎户,稍作准备便起身前往山谷沟壑中寻找叶剑草去了。

     将领中.毒之事士兵们多半都被瞒着,所以此时不宜带太多人去寻,只恐走漏了消息。

     元青为人虽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也有心思细腻、思虑周全的一面,楚云卿本不放心他带着这么少人去搜寻人迹罕至的深谷中,更何况那里有猛兽走禽群居,想来也是凶险异常,再加上到底是身处敌国境内,又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件,这名猎户楚云卿也不能信得过,倘若元青途中有个闪失,那后果是不堪设想。

     楚云卿道:“寻找叶剑草之事虽急,却也不能叫你贸然行事。待本帅安排妥当后,亲自带着队伍搜山去寻。”

     元青道:“二爷,为何您可去得,我便去不得了?再说,您是三军统帅,不可轻易离营,而且几位将军身中阴邪的消息绝不能走漏,恐军心生变。倘若您出动,便瞒不住了,我去,还可以寻些其它说辞。”

     楚云卿道:“不行!于公于私,我都断不能让你冒险。”

     然而元青是以大局为重,三寸不烂之舌巧言相劝,终是说动了楚云卿让他带着这几个人前去。

     入至山谷沟壑之中,景色实在瑰丽罕见,当地人称这山沟为捧月沟,存于两座大山的夹缝之间,峡谷长天,平缓悠长,此时节已是青草复苏之季节,更有灌木等植被妆点,虽鲜有人至,却也一副生机盎然之景。

     两座大山延绵百里,高耸入天,似乎只有雄鹰或雕才可窥到山顶之全貌,人力若想攀至顶峰,除非有神仙登云驾雾之能力,驾驭飞禽仙鹤之本领,方能征服的了这山峦之顶。

     自半山腰起,便常年有积雪覆盖,就连盛夏的炎阳也不能使其融化,不过当地表温度稍稍升高些的时候,山上的雪水会沿着山体缓缓流入沟中,形成山涧,润泽大地,是以动物、植物赖以生存,可谓得天独厚,许多平素不多见的动物、植物倒成了这捧月沟的常物。

     两面的雪山的峰顶在阳光的辉映下闪烁着洁白的光芒,像极了天上那一轮清澈明月,两座雪峰便被当地人称为“月镜峰”,而这山沟似有从地面捧起两座山峦之势,“捧月沟”也因此得名。

     景色怡情,却也凶险异常,单是那些于此间出没的动物便足以让元青众人警醒,想来那些灌木枝干上都有一些动物留下的,以明示自己地盘的痕迹和尿液,那些爪子留下的抓痕让人见了触目惊心,风中携带着的尿液骚气,也警示着一干人,此乃大型动物所留之痕迹。

     捧月沟也并不好走,碎石、树杈拦道,使行进也多费一番工夫。

     元青不断嘱咐要众人多加小心,脚下也尽量不要发出太大声响,以免惊动了在附近居住的走兽。

     行了一段路,山谷中,或山脚山腰,或树下石缝中,便可窥见一些草药,虽不是叶剑草,却也珍贵得很。元青不懂医术,他带着的一个小士兵却认得,这人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自幼便懂得分辨草药,若不是东璃与北齐开战被官府抓了当壮丁,想必此时以继承家中的药材店,做了大掌柜了。

     他每每都走到最后面,一双眼睛咕噜噜乱转,有一个士兵注意到他,问道:“哎,你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跟上,这路本就不好走,若是脱了队,就再也找不着了。你看元将军他们已经走在很前面了。”

     还不等这一席话讲完,这人赶忙拉住他的衣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小声点!……看见了么?”他用手指了指灌木下的草药,“那是白术,一种很名贵的药草。还不止这些,这来的一路上,我还看见了黄精,生地,杜仲,茯苓,何首乌……这些都是很名贵的药材,若是挖出来拿到药铺去卖,这辈子便衣食无忧了。”

     他一边说,一边盯着那些药材,眼中尽是贪婪之色。另一人听他这样说,也有些心动。

     “……那我们趁元将军不注意时,去偷摘一些可好?”

     “先说好,这等发财机会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能再让第三个知晓。”

     这二人正嘀咕着,突听那头元青喝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原来元青见队伍少了两个人,回头一瞥,却瞧见有两个士兵落下了几十步开外,便出声询问,要他们赶紧跟上。

     那二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喘息着道:“将军,可否给咱们歇歇脚?这山谷太过险要,小的们……实在……体力有些不支……”

     另一个也道:“将军,一路行来隐隐听见有些水流声,不如小的去摄些水来,咱们饮些水再走,您看如何?”

     元青又看看身边这几人,他们虽未开口说话,却也都面露疲态,于是叹了一口气,道:“好吧,那就暂时歇息片刻。你二人去打些水来,我记得那边就有一条流淌的小河,你们便去那里打些水来,切莫跑远,更要小心不要惊动了附近栖息的野兽,快去快回。”

     那二人大喜,便拿着水壶,假意到山脚下去接自雪山流淌下来的雪水,实则是跑到一个元青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去摘采那些名贵药材去了。

     他们发现的药材,生长在很险要的悬崖上,但这二人被金钱*迷了双眼,竟也顾不得危险,徒手一点一点攀上石岩,冒着大险去摘那一株草药。

     就在他们即将够到之际,岩石后方突然钻出一条黑蛇来。

     这蛇生得古怪,蛇鳞坚硬异常,头上还生着好似肉瘤的东西,看着便觉得不吉。

     它吐着蛇信,正一点点逼近那贪恋的二人。

     那二人竟完全没有发觉蛇的接近,直到那条蛇飞扑上来,死死咬住其中一人的脖子时,另外一人才反应过来,他尖叫一声,慌乱之际脚也踩空,从悬崖上跌了下来,磕磕碰碰滚落到地上,身上跌得到处是伤。

     蛇牙含着剧毒,只见另一人被蛇咬中的伤口处马上范出诡异的黑青色,那颜色又很快蔓延至全身,那人就这样飞瞪着一双眼睛,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毒发身亡了。

     他死后尸身也随之从悬崖上滚落下来,虽然没砸在同伴身上,但是他带动下来的碎石却“啪啪”滚落,砸在了同伴的腿上。

     那人本就满身是伤,这下腿也被砸断了,已是不能行走。

     那条蛇盘复在死尸上,吐着蛇信,一双眼又瞄准了新的猎物,它直立起来,准备随时发动攻击。

     那人已吓得哆嗦起来,口中不住嘟囔着“……救命……救命……”然而或许是惊吓过度,又或许是疼痛所致,声音发的有气无力,如同蚊鸣。

     对于有经验的山人、猎户来说,若是距离蛇较近的话,一定会竭尽所能保持静止不动,因为一般情况下蛇不太会主动来攻击,尤其是相对静止的物体,然后他们会将包囊或者外套缓缓地移到自己身前,如果蛇有异动就立刻把包囊或者衣服套上去压盖住蛇,然后捡石头用力砸向蛇的要害之处,或者是捡木棍挑向蛇的腹部,将蛇挑开逃走。

     有经验的猎户通常都会东拐西怪地绕弯跑,若是地形允许的话,绕着圈子跑效果更好,因为蛇转弯的反应比不上人,这样就很难追上,如果运气好绕到了蛇的身后,有胆量的猎户就会去抓它的尾巴然后死命地甩,蛇很可能会因为脊椎受损而挂了。

     显然现在这人完全没有应对蛇的经验和方法,他因疼痛的颤抖,和因恐惧而发出的呼救声对这条黑蛇来说都是一种□□裸的挑衅,那蛇吐出长长的蛇信,张开獠牙,下一瞬间便冲着这人的脖子飞扑过来!

     就在一时,一支箭矢从这人身后方急射而来,虽没射中黑蛇的七寸要害,却钉住了蛇腹,将它暂时钉在了一棵树桩上。

     原来是元青他们见这二人迟迟没有回来,便一起到水源处去寻,至河边时,没有发现他二人,却发现有水渍,想来这二人是已经在此处摄了水的了,也没有被动物攻击的迹象,他们便寻着水渍又去附近找了找,突然听见一声尖叫声,便往声音这边寻来,刚好在危急时刻赶到,那猎户见黑蛇已发起了攻击,随机应变马上取来弓箭,拉弓便射,虽没置黑蛇于死地,却也解了那人的燃眉之急。

     元青看见这两人怀中散落出来的草药,讶异道:“你们……”

     话音未落,那黑蛇已挣脱了箭矢的束缚,再次攻击了过来,猎户连射几箭都没有命中,眼看那黑蛇张着血盆大口扑将过来,值此千钧一发之际,元青拔出青锋剑,用力一砍,蛇首分离,竟硬生生将蛇头砍断。

     那蛇头瘫软在地上,藕断丝连,根部还在抽搐抖动。

     那士兵已吓得哭了出来,他回头看着元青,不住感激道:“元将军,谢谢……”

     然而这“谢”字还没说完,那本已断了的蛇头忽然弹射出,一口死死咬住了那人脖子,毒素沿着神经迅速蔓延,那人“呃”的一声,竟也还是去见了阎王。

     元青大惊,赶忙向后跳开,而那黑蛇这一下是最后一搏,咬死士兵后蛇头缓缓滑落,这回是真的死了。

     元青看着这二人尸体,心里已理清了是怎么一回事。他叹息一声:“唉……都是一个贪念啊……”

     转身,对着其余几人道:“本该将这二人埋葬了,但又恐有其它野兽出没攻击人。我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走。”

     猎户也连忙说是,他打猎这些年,警觉性要比常人高很多,黑蛇是凶兆,他早觉出这个地方不太祥瑞了。

     众人惊魂未定,脚还没挪动几步,就听不远处林中一声野兽的巨吼,惊起一片飞鸟逃窜,这声音不断逼近,冲着元青几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