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自古十章出CP(大雾)
    “指挥官,没事吧?”

     S09区的指挥室内,格琳娜有些担心的看着用纸巾堵住鼻子的泠安煜。虽然泠安煜已经止住了血,但是从刚才的出血量来看,至少要吃好几根人参才能补回来。

     “说起来,一天过去了,指挥官你还没吃点什么呢吧。”

     回到指挥所并且安顿好新入伍的人形后,天色已经昏暗了,格琳娜这才想起来还没吃饭。

     “啊……对啊,有点饿了……”

     泠安煜正像条死鱼一般躺在办公桌后的真皮座椅上,仰着头盯着天花板发呆,不止是为了止住鼻血,也为了逼自己不去想FAL的身影。

     格琳娜无奈的耸了耸肩,准备去指挥所的厨房准备晚饭了。战术人形当然是不需要进食的,但是指挥官和助手都是人类,所以保证指挥官日常饮食的小厨房也是一个指挥所必要的设施。

     听见格琳娜慢慢远去的脚步,泠安煜继续瞪着一双死鱼眼盯着天花板,心里却思量起了春田和加兰德之间的旧怨。

     战术人形的心智云图生成之后自然也带上了自己所属枪系的历史,也就是【记忆】。有了记忆,自然也就有了【感情】。实际上这也是第二代战术人形才拥有的【自我认知】。16LAB和IOP两家公司将这种拟人感情技术做到了极致,不得不令人惊叹。

     但是有了感情,随之而来的各种麻烦也变得显而易见。不仅是关于枪械历史产生的纠纷,曾经就发生过战术人形不服从指令射杀指挥官,以及被铁血人形策反的事件。拥有自我的战术人形已经和人类无异,战斗能力有了质的飞跃的同时也使得指挥官的控制变得更加艰难。正印证了那句话——‘凡事必有两面性’。

     “……不能缓和这两人的关系的话,迟早会出事啊。”

     幽幽的叹了口气,泠安煜坐直身体,将塞在鼻子里的纸巾拔出扔进垃圾桶,他决定去战术人形的休憩室看看。战术人形的休憩室当然也是宿舍制的,一个房间里摆放着两张分上下铺的木床。

     刚才为了缓和两人的关系,格琳娜特意将她们安排在了上下铺,同室的还有托卡列夫和司登。如果能起到缓和作用当然最好,但要是起了反作用,致使两人撕破脸皮打起来,那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

     行走在地下指挥室略显昏暗的走廊里,皮靴硬实的鞋跟和合金地板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

     战术人形的休憩室是指挥室最西边的一排房间,一条走廊直到底部,两边的房间都是战术人形的休憩之所。但是这里一般也是指挥官的禁区,因为经常在这里晃悠的话,总是能看见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同时也防止指挥官对自己的战术人形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

     “偶尔来一次应该没关系的吧……”

     站在走廊的入口,泠安煜犹豫了一下,接着像做贼一般心虚的四周张望了一下,才轻手轻脚的朝走廊最里面春田和加兰德的寝室走去。

     脚步停在走廊最里面的房门口,合金房门上能够看见电子屏幕里显示着里面居住的战术人形的名字。泠安煜再一次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抬起手刚想敲门,耳朵却捕捉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声音似乎是从房间里传来的,若隐若现,仿佛是含糊不清的呢喃。泠安煜将手放在房门上,才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道门缝。

     “春…春田……”

     随着门缝的打开,里面的声音也清晰了起来,隐约能听出有人在叫着春田的名字。泠安煜好奇的透过门缝往里看去,入眼的先是雪白的墙壁,随后是木质的上下铺双人床。没有看到托卡列夫和司登的身影,不知道是因为视线狭窄没看到还是确实不在里面。

     “唔……”

     奇怪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泠安煜这一次听的真切,那是少女绵软婉转的嘤咛。

     “卧槽不会吧……”

     心中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泠安煜急忙小心的将门缝一点一点扩大,并且一边调整视角。果然,另一边的床上,泠安煜看到了春田侧对着房门坐在床上,春田的辫子已经解开,一头长发披散下来,低着头侧脸被发丝遮住,看起来没什么异常。但是当泠安煜视线下移才发现——春田坐的并不是床,而是坐在了躺在床上的加兰德身上。

     加兰德的双手被春田用来绑头发的发带绑住置于头顶,双腿则是被春田坐在上面压住,外套掉在一边的地上,身上棕绿色的衬衣扣子全部被解开,裙子也被掀起至腰部。

     此时春田正肆无忌惮的用双手蹂躏着加兰德胸前的柔软,迫使加兰德发出娇羞动人的嘤咛,平时的淑女气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好的死敌呢!说好的势不两立呢!历史都是骗人的!”

     泠安煜瞪大了眼睛,疯狂的吐槽化为弹幕在他内心汹涌奔腾。原来还担心这两人会不会闹矛盾打起来,结果却变成了百合?!

     “……春田,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

     加兰德被春田压制在床上蹂躏,整张俏脸都泛着红晕,但嘴里依旧不甘的说道。

     两人从分好床位开始就一直是剑拔弩张互不相让的状态,刚才托卡列夫和司登也是受不了这紧张的气氛就出去透气了,于是她立马就向春田发起了挑战。但是就和之前很多次一样,春田毕竟是服役时间最长的步枪,即使性能低劣于加兰德,但是战斗经验可不是她能比的,没过一会就徒手将她按在床上控制住了,并且还脱去了她的衣物用蹂躏她身体的方式宣誓胜利。

     “我说过了,无论多少次你都赢不了我的。而且……”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春田伸手将发丝撩到耳后,泠安煜这才看到春田脸上也泛着红晕,那是兴奋的神色。春田俯下身子吻上加兰德的嘴唇,然后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说道

     “明明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却还要嘴硬,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要诚实多了呢……”

     “……”

     加兰德无法言语,看着近在咫尺的春田,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被吻的嘴唇,眼中露出了一瞬间的朦胧,但又马上恢复清明,只能红着脸将视线偏向一边……然后就对上了站在门口的泠安煜的眼神。

     “……指挥官?!”

     “厉害了我的姐……”